悠然沉思了会,从包里拿出了手机,用人脸识别开了手机,找了会儿自己的购物APP的收货地址。

    但准备出发的下一刻,她似乎想到什么似的,抬头望了望天空。

    虽然下着雨,但阳光依旧很明媚,刺目得让人根本睁不开眼。

    她叹了口气,虽然不知道家在哪,但是公司在哪还是找得到的,用地图APP搜索下奇迹影视公司就行了。

    但下意识,还是想赌一下。

    于是最终悠然还是没动,湿漉漉地坐在人行道旁边的长椅上,被打湿的及肩发贴着她的脸颊。

    她对自己新身份接受十分良好,将手机摆弄几下就搞清楚了怎么用,于是一边打开手机里的备忘录写下要交给李泽言的一些思路,一边晃了晃腿。

    像是,在等人。

    一阵风吹过,吹动了树影,有人踏着风走到了她跟前。

    悠然敲击手机屏幕的动作一怔,抬头对上了那双有些复杂的琥珀色眼眸。

    周遭的一切声音突然变成可以忽视的嗡嗡作响的噪音,她甚至呼吸都快忘记,那种瞬间被冲击到的感觉被倾泻的日光裹挟着如洪流一样将她的理智冲刷得一点也不剩。

    在这个瞬间,她好像一下就理解了“我不是一直爱着他,而是一次一次,无数次不停地爱上他”这句话。

    人类的感情受多巴胺激素影响,因此在最初,多巴胺分泌到顶点后,就会日益淡漠。

    一次心动的话,她一定坚持不了那么久的。  只是无数次在对他的爱变淡之后,在下一秒又会再次爱上他,爱意循环往复,永不止息。

    “……还记得我吗?”青年锐利的眼眸看向悠然,发现她好像整个人有些僵住了,以为是自己习惯性地带上了职业病,稍微放柔了些声音。

    在这一刻,她好像才迟钝地发现,那些以为早就被抛之脑后的,原来她都还记得。

    她按熄了手机屏幕,按捺住疯狂跳动的心脏,歪头朝白起笑了,“我记得,白起学长。”

    似乎是没想过这个答案,白起反而露出些不自在,“怎么在这坐着?不去避一下雨么?”

    “唔……反正衣服也湿了,而且,我忘记带钥匙了。”她扫向刚刚被自己放进包包内侧的钥匙,眼睫微垂,然后又抬眸,对上白起的视线,缓慢地眨了下眼睛。

    *

    白起的住处是很典型的单身公寓,整个色调都是黑白灰色的,他进门就先把空调开了,然后拿出干毛巾搭在了悠然头顶,“先把雨水擦一下,感冒就不好了。”

    看悠然还一副傻乎乎地看着他,白起拿起毛巾帮她擦了擦,琥珀色的眼睛带上了笑意,“闭上眼,脸上也擦一下。”

    悠然照做之后,下一刻忽然想起了——她有没有化妆呀?!

    白起的动作很轻柔,像是在擦拭什么名贵珠宝一样。  他停下的时候,悠然飞速看了眼还是干干净净的毛巾,谢天谢地,她今天没有化妆。

    “先去洗个澡暖一下,衣服……”从见面起就带着凌厉的脸上浮过一抹红色,白起递过去T恤和沙滩裤,有些局促地说,“这里没有女孩子能穿的,先穿这套吧,我没穿过的。”

    悠然接过来,乖巧又老实地点点头。

    或许该感谢房子足够大,才让白起不至于因为他过人的耳力困扰,但他还是躲去了地下室的工作间,试图用工作来抵抗那些细微入耳的恼人水声。

    悠然不知道白起这些心路历程,只是洗完澡后没找到吹风筒在哪,出来叫了两声也没见白起的人,只好在独特构造的白起家里转了转:楼上还有阁楼,楼梯是玻璃材质的,路过了一点看起来非常有科技感的电梯?好像还有个地下室的样子,1楼和地下室都有专门的地方展示他的摩托……

    悠然晃了一圈,硬是没有找到白起在哪,正准备再去研究下那个电梯,后背就贴上了一道温暖的“墙”。

    “怎么了?头发也不吹干。”白起抱着手站在她身后,神情看起来似乎有些……不满?

    悠然慌忙解释,“呃,我没找到吹风筒。”

    白起似乎有些没想到这一点,“稍等,我去拿。”

    在等白起拿吹风筒的时候,悠然顺便在阁楼上张望了下,停在卧室门口张望了下,实在是好硬核的装修……

    白起拿了吹风筒交给她后径直从一旁的衣帽间里干脆利落地拿出了行军软褥往阁楼沙发上走。

    看到悠然疑惑的眼神,白起不自在地移开眼神,“这里只有一件卧室,我会睡在客厅。”  然后还贴心地带上了卧室的门。

    悠然站了会,突然把脸埋进了毛巾里,往后倒在了床上。  好像同居哦,整个空间都是白起的气息……她整个人像醉酒一样轻飘飘的,可能拍两下还能吐出彩色泡泡。

    激动了好一会,她才一边擦头发,一边拿起许久没看的手机,里面有好几通未接来电,有个备注是章叔叔的打了3次电话来……

    这个人,好像和BS有关?

    悠然一下站起来,忽然想起什么被她忘记了。她好像……原本今天应该去找许墨?

    随即又坦然地重新坐下,一边回短信,一边和安娜姐聊需要交给华锐的策划案,反正已经鸽了,只能明天再去了。

    头发吹到半干之后,悠然披了一条毛巾在肩膀上就走下了楼。

    白起正盯着屏幕工作,还戴着耳机似乎在通话。

    她蹑手蹑脚地坐在了旁边的毛绒坐垫上,力图不打扰对方的工作,但目光总是不受控制地看向另一旁地白起,看着看着就发起呆来。

    可能是她发呆太久,所以她也就没发现被看的人耳朵变得越来越红,就连通话的声音也有些磕绊。

    “……稍等一下。”白起拿下耳机,跟对面的人说了一句后,琥珀色的眼睛就转向她,认真地问,“怎么了吗?”

    悠然强忍住偷看被发现的窘迫,手指将还带着水汽的头发勾绕了几圈,“没有,就是……想问问你饿不饿,要不要点个外卖?”

    “你饿了?”白起站起身,行动力爆表,“我去买,你喜欢吃什么?”

    悠然下意识答道,“不辣的都行。”  话音刚落,白起就已经走到了玄关,想起白起的口味,她连忙补救,“其实辣的也行。”

    白起看着她急切的样子笑了下,“嗯,我知道了。”

    白起的速度实在有些快,悠然手机上策划的方向才打了5行字,就听到窗边传来了声响。

    白起正拎着几个袋子利落地从窗户跃下,他将食盒拿出来放在餐桌上,“楼下买的,你看看合不合你的胃口。”

    悠然一边去帮忙拿碗筷,一边忍不住笑了起来,“你买的我应该都会喜欢吃的。”

    正在喝水的白起听到这句话好像呛了下,眼尾的余光瞟向心情很好的女孩后也忍不住弯起了唇。

    “对了,”悠然刚刚在餐桌旁坐下,就被白起塞了一串钥匙到手里,看到悠然有些疑惑的眼神,白起无辜地眨了眨眼,“这是我家的备用钥匙,因为我觉得也许你家的锁,没有那么快能换好。”

    女孩闻言整张脸都红透了,嗫喏着答了句,“好。”

    *

    从踏进恋与大学那一刻悠然心底的两个念头就开始反复横跳。

    她真的要来找许墨吗?会被他看出什么来么?

    在纠结中,她一头撞上了一个硬物,忍不住捂着额头后退了两步。

    “磕到我的长板了。”带着些戏谑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她寻这声源的位置抬头看去——

    好高。

    高大身影逆着光,只能依稀看个轮廓。  她不得不后退了两步,才得以看清对方的长相,蓝紫色的头发,搭着铆钉皮衣,还有一双她再熟悉不过的鎏金色眼瞳——

    “喂,盯着我发什么呆呢?”来人脖子上的蜻蜓眼在阳光折射下泛着光,晃了下她的眼睛。

    闻言她下意识觉得似乎自己应该道歉,但是转头一想,被撞的是她欸…滑板又不会疼。

    见她一直一声不吭,少年像是起了什么坏心眼一样,无视了她浑身上下写满的不自在,唇角勾起一闪而过的笑意,“怎么跟兔子似的,喂,你不会吓傻了吧?”

    悠然有些窘迫,“不好意思,刚刚有些走神,撞到你了吗?”

    “那倒没有,”他垂眸看向悠然,眼底兴味盎然,“你,不是这个学校的学生吧?”

    “……我曾经是。”她有些气馁地回道,“你是这个学校的学生吧?按理来说,你应该叫我学姐才对。”

    “胆子不大,倒挺敢想的。”断眉轻挑,凌肖若有所指地看向她。

    悠然鼓起了脸。也不等她再想出什么反驳的话,凌肖不由分说地将一把透明的伞塞进了她手里,然后直接转过身迈开了步子,“走了。”

    悠然有些疑惑地看了下手里的伞,又看了看晴朗得丝毫没有要下雨的样子的天,这个天……就算送伞应该也要送遮阳伞吧?

    但是无功不受禄,悠然看了眼凌肖两叁步就要消失的身影,决定等会去考古系把伞给别人转交一下。

    结果还没转身,就看着才走远的人又踩着滑板折回来了,光晕斜斜地打在他飞扬的发丝上,凌肖漫不经心地在她面前停下。他转了下手里挂着兔子玩偶的钥匙圈,看起来随意又嚣张,那双慵懒的眼睛与她有一瞬间的交汇,“喂,你都不来找钥匙的吗?”

    话音刚落,原本晴朗的天空一道惊雷闪过。

    哇,她努力控制自己面部表情,什么叫平地起惊雷啊,“我……没发现。”

    “嘁,真笨。”凌肖撇了撇嘴,悠然刚想伸手接过钥匙,他却一把将钥匙笼进手心,“现在这把钥匙归我了。”

    悠然睁大眼睛,正要和他理论,就见他扬了扬眉,“想要?也不是不可以,你准备拿什么来交换?”

    “一箱可乐?”她试探性地提出建议,凌肖闻言眼中似乎掠过一抹惊讶,“你,认识我?”

    悠然否认叁连,“当然没有,你怎么会这么想,我就是感觉男大学生好像都比较喜欢喝可乐。”

    凌肖拖长尾音“哦。”了一声,明显不是很相信。

    “那你想怎么样?”

    凌肖饶有兴致地指了指她的手机,“喂,把你手机给我。”

    悠然忍辱负重地把手机交到他手上,凌肖手指飞快地输入了什么,下一秒,重金属乐的铃声从他口袋里响起。

    “行了,这一次就先欠着,以后再说。”说完凌肖将钥匙轻巧地抛给她,转身扬长而去。

    悠然捧着钥匙还没反应过来,但身体却第一时间给刚刚播出的电话添加了联系人——凌肖。

    她看了眼不远处的许墨生命科学研究所,给自己打了打气,算了,来都来了。

    *

    许墨站在办公室的窗边看着正在朝研究所方向走来的女孩,她将手掌挡在额角,似乎是为了遮挡太阳。

    周围的黑白似乎都在映衬着她的不同。

    在她出现的那一刻,许墨停滞的黑白世界中撞进了一抹彩色,像烈日下汹涌的潮汐,拍打在他心间。

    他几乎是下意识皱起眉,流露出些许抗拒的神色。

    但很快,女孩的脚步被绊住了,接下来的场景,他并没有兴趣看下去。

    许墨又回到办公椅上,一份份看过学生交过来的研究报告,期间看了两叁次的始终,但分针不过转动了1/4圈罢了,他似乎有些怀疑起时间的流逝。

    又或者说,她来迟了。

    许墨站起身,拿过一旁的白大褂,将手里的几份实验数据拢好,准备去隔壁的实验室进行简单的归类。

    但行至一半,脆生生的声音终于在背后响了起来,“请问,许墨教授在么?”

    站在女孩身后的许墨微微眯起眼,看着正专心致志地盯着办公室的门的女孩,冷不防地开口,“你找许墨?有什么事?”

    纤细身影听到这声受惊后猛地瑟缩了一下,转过来面对他的神色明显有些僵硬,“我是奇迹影视公司的制作人,就是,之前制作《发现奇迹》的公司,到这里了是希望能邀请许墨教授成为奇迹影视公司的顾问。”  左看右看低着头,就是不敢跟许墨对视。

    他的目光不由得带上几分试探和审视,“《发现奇迹》?我知道这档节目,不过,你们是怎么想到要请许墨成为顾问的?”

    “那个,是章辰西教授推荐的,原本是想要请许墨教授当节目嘉宾,但是因为接下来内容可能会改变,所以希望邀请许墨教授成为我们的顾问。”她自觉将紧张掩饰得很好,唯一暴露的是那不受控制跳动的心脏,大概还有过快的语速以及不自觉后退的脚……

    然而许墨微笑着慢悠悠地,又一点点靠近,不仅将她刚刚拉开的距离又填满,甚至更靠近了一点,“不如,到我的办公室聊聊?”

    看到她一副更想要逃跑的样子,许墨先一步开了口,温润的眉眼仿佛也带上笑意,“对了,我叫许墨。”

    悠然就像所有和老师相处就会不自在的学生一样,僵硬地叫了声,“许墨教授好。”

    “说说吧,你想要我做节目的顾问?”许墨气定神闲地站在办公桌前笑着看向她。

    “不只是节目的顾问,”悠然有些拘谨,但还是鼓起来勇气,“我想,做出拍给普通人看的Evolver  的电影。”

    看到许墨的神色,她后知后觉开始找补,“许墨教授,知道evolver吗?”

    许墨不动声色地抬眼看着她,“嗯,我知道。Evolver的字面意思,是超进化人类,其实就是学术上对于超能力者的称呼。”

    “据说20年前,一名英国科学家解剖了许多拥有特殊能力的人类,终于找到了一类特别基因。他把这类基因表达出的特殊能力命为Evol,意为超进化能力。而拥有evol的人,就是evolver。”

    “不过我很好奇,关于evol,你是怎么知道的?”

    听到解剖evolver后,悠然犹豫了会,还是吞吞吐吐地回答,“因为……我也是evolver。”

    “我觉得,evol是一种创造奇迹的能力,它不应该永远只能被藏在黑暗里。”听着少女有些天真的话语,许墨暗紫色的眸子宛如被水雾模糊的镜子,让人无法窥见其中的情绪。

    许墨沉吟片刻,问道,“你听说过红皇后假说理论吗?”

    悠然用力点头,避免红皇后假说这个着名景点再次上映,“‘在这个国度中,必须不停奔跑,才能使你保持在原地’”

    许墨笑了下,“嗯,人类离开自然竞争几千年,已经忘了这个世界有多么残酷了。”

    悠然再次疯狂点头,以证明自己确实非常支持许墨教授的观点。

    他似乎有些失笑,拿出一直放在白大褂口袋里的手,突然朝她靠近了一步,悠然下意识跟着后退一步,被迫靠在了黑板上。

    他看着悠然,执起粉笔在黑板上写下了evolution这个词。

    “纵观人类历史,每一次的进化都伴随着大量的流血与牺牲。”说到这里,许墨的表情有些冷漠,“在人类进化这条路上,我们面临着许多困难,但这是通向终点的必然过程。”

    她似懂非懂地点头,“我好像有点头绪了,那么,在我做出完整的策划案后,可以请许墨教授来当这部电影的顾问么?”

    “我当然很乐意,不过,”许墨有些不满地挑眉,“要走了吗?”

    悠然点点头,“华锐留给我们公司的时间并不多,我要赶回去和大家开会讨论一下。毕竟之前都是制作电视节目,现在换成电影,大家可能都会有不太了解的地方。”

    “我刚刚似乎应该多上一会课。”  许墨自然地走在她身侧,“正好我也没事,不介意我送送你吧?”

    “当然不介意。”悠然摇摇头,当场连退叁步,把原本离门口更近的位置让了出来,就差没把“您先请”叁个字写脸上了。

    许墨一时失笑,“下次见面的时候,叫我许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