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很快电话被安娜姐接了过去“悠然,你不用急,我们现在已经在进行紧急公关了,你现在暂时不要露面,也不要来公司,底下全是记者和粉丝。”

    “好吧……”她倒也不想出门,但是……看了眼今天和李泽言的模拟汇报的日程,她有些伤脑筋地挂掉了电话。

    刚挂断悦悦的电话,周棋洛的电话就好像监视着她情况一样紧接着拨了过来。

    周棋洛的声音带着些歉意,“抱歉薯片小姐,这次连累你了。不过不用担心,我这边已经发了声明,Ronan导演也发了昨天所有人一起聚餐的照片,公司那边也在配合着将舆论引向新电影的话题上,如果事态继续发酵,我会召开新闻发布会。”

    悠然此刻正夹着手机,打开了电脑看微博上的舆论情况,觉得周棋洛还是说得太轻了……他的粉丝都快把她初中情况扒出来了,不过大概因为实在扒不出什么,已经开始有不少造谣她是如何年纪轻轻当上制作人的流言了。

    “没关系,不是你的错。”悠然敛眸关掉网页,“我们公司也在全力舆情公关,而且这说不定也算一种电影的炒作方式呢。”

    “不会再有下一次,我向你保证。”电话那边他的声音低落却能让人感受到决心。

    悠然轻轻回答,“好。”

    和李泽言的约定肯定是不能咕咕咕的,这个关键时间得罪金主爸爸那她是不想活了,关键在于,怎么去见李泽言。

    *

    悠然花了整整一个上午的时间乔装打扮,对着镜子确认即使是安娜姐也认不出她来之后放心地走出了公寓。

    在走出小区后她再一次肯定了自己变装的成功,因为刚刚连门卫大叔都用怀疑的目光注视着她往外走。

    到中央大道的地铁总是特别的拥挤,但幸好这个世界并不属于上下班高峰期,悠然还算能比较自在地能在100%瞩目中保持面不改色。

    但是在隧道口,悠然看到了一个和自己现在发色显眼程度不相上下的脑袋。

    凌肖看起来有些烦躁,长板搁在一旁,正低着头看手机,满脸写满了不耐,可能是因为路过的人对他不断投以的注视,也可能约定的人迟到了——谁那么厉害还能让凌肖等啊?

    抱着这种好奇,悠然凑了过去,“……你在这干嘛?”

    原本凌厉的眉目在听到她声音那一瞬间略有缓和,然后抬头看见了悠然现在的样子。

    “你这是什么打扮?”凌肖的目光罕见的有些吃惊,悠然迅速回想了一遍目前自己的样子——粉色的头发,脸上画着夸张的大烟熏,穿着打歌服,为了追求细节还涂了蓝色的指甲油……

    怎么说,她自我感觉还是蛮成功的变装来着……她就不信这样还能有人把她和热搜里的制作人小姐联系起来,而且也挺好看的呀。

    “呃,复古朋克?”悠然不确定地说,她倒是想说暖暖风格来着,但估计说了凌肖也不知道。

    凌肖嗤了一声,“赛博朋克也没你这么穿的。”

    看到悠然的目光已经越发不善起来,凌肖及时打住了嘲讽,“你这是要干嘛?”

    “去华锐汇报工作……”她开始觉得有些棘手了,连凌肖都觉得这身打扮很神奇的话,华锐不会压根不让她进去吧?

    “穿成这样去吗?你还挺有个性的。”他开始要对这位制作人小姐刮目相看了,简直比他预想中的还要有趣。

    “……也不是我主观想这么穿的。”悠然欲言又止,但想到解释起来太麻烦了,最终还是放弃了解释。

    突然她视线一转,整个视野范围都被凌肖占据了,他抵着她身后的墙,压低了声音,“别动。”

    悠然闭上嘴,只是他脖子上挂着的蜻蜓眼碰到了她的皮肤,让她觉得实在有些不自在……只不过,她看着那双离得极近的琥珀色眼睛心里微微一动。

    但凌肖的注意力并不在她身上,没过两分钟,他就放开了对悠然的桎梏,抱起滑板头也不回地一摆手往外走,“我先走了,希望下次见面,你也能像今天一眼这么有趣。”

    ……什么嘛,神神秘秘的。

    *

    在她出示了工作证后,华锐的前台倒是没有拦着她,只是去往总裁办公室的路上的其他华锐员工看到她的时候神色都有些异样,似乎把她当成什么还没出道的练习生之类的。

    不知道李泽言和女团练习生这个八卦能不能压下他和罗嘉的八卦……悠然在心里嘀嘀咕咕。

    半途中悠然还热情地和魏谦打了个招呼,收获了魏谦迷惑的眼神,她走出去好一段路,还能听见魏谦打内线电话和前台确认预约是否属实的声音。

    总裁办公室外,悠然先敲了叁下门,听到李泽言那句“进来”才规规矩矩地推门而入。

    既然今天已经看起来不太规矩了,表现得还是得规矩一点,“李总,我来做董事会预汇报了。”

    她正想拿出包里的注资申请书,就听到了一句,“你这是什么打扮?”

    李泽言正看着她,罕见地拧着眉。

    悠然叹了口气,把昨天剧组聚餐结果被狗仔恶意只拍到她和周棋洛的照片的事和李泽言复述了一遍,“……总之,为了避免被围堵,我只能稍作改变。”

    “你的稍作改变比做其他事用心多了,开始吧。”

    悠然也不反驳金主爸爸,埋头开始了汇报。等她汇报结束,心情有些忐忑地看向李泽言,发现对方正挑着眉看她递过去的注资申请书,神情看不出喜怒,“中规中规,比起你的汇报,这份注资申请书写得出色多了。”

    她眼神飘忽了下,“毕竟是集众人之力嘛……”

    李泽言也没有戳穿她,“是吗?那希望到董事会汇报那天,你能拿出和这份注资申请书相配的汇报水平。”

    悠然点头,等着大BOSS发话放她回去,只是李泽言沉吟了会,并没有让她离开反而说,“下次再发生这样的事,你可以联系魏谦,让他送你来华锐。董事会汇报那天,”他的视线划过她身上的打歌服,觉得实在有些头疼,“不要这样穿着来。”

    “收到,保证没有下一次了。”她不伦不类地敬了个礼,“李总就等着看我董事会大获成功吧。”然后顺便将手里地便当袋双手递给了李泽言,“这是给李总今天帮忙预汇报的谢礼,我先不打扰你啦。”

    看着女孩蹦蹦跳跳离去的身影,李泽言打开了那个便当袋,里面是一个不怎么完美的布丁,想起刚刚女孩的发言,他摇了摇头,“这是在向我宣战么?”

    *

    悠然没想到今天最大的挑战不是躲避粉丝记者,也不是和李泽言做汇报,是在她刷卡进小区的时候被门卫拦下确认身份。

    她再叁解释门卫才相信了她今天是因为cosplay所以看起来和往常完全不一样,有些心累地往家里走。

    但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好像听到了熟悉的笑声?她狐疑地张望一下,果然看到了穿着白大褂的许墨朝她示意了一下,“看来制作人小姐遇上大麻烦了。”

    “也不算大……不过确实很麻烦。”她叹了口气。

    “嗯,我看到新闻了,这么苦恼的话,周末要不要去散散心呢?”许墨微笑地看着她,“在隔壁省,有一家酿葡萄酒的小店,从种植采摘到酿造都是自己做的,每年秋分前一个礼拜上市,卖完就没有了。”

    看悠然有些犹豫的样子,他补充了一句,“就当是昨天给我带‘晚餐’的谢礼了。”

    话都说到这了,她似乎也没有拒绝的理由,只是玩笑般问了句,“这算是来自许墨教授偷懒的邀约吗?”

    “这可不算偷懒,”许墨挑了挑眉,“这应该算拍摄地点的踩点?因为那个地方,剧本里有一个场景也非常通用,不过……如果一定要定义的话,不如把它当成一次约会如何?”

    悠然听完也不过半真半假地说道,“总是撩我的话,我会当真的哦。”

    许墨眼睛弯了弯,“逗你开心本来就是我的日常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