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虑到钱要花在刀刃上,前期一些文戏的场景Ronan都决定先在西月街影视基地拍摄完成。

    于是作为主推这个电影项目的制作人,悠然当然不让地有空就会来剧组了解下进度。

    今天是第一次拍卓以的戏份,悠然怕出什么状况特地推了工作赶来,刚到就发现为了体现反派的美强惨,半个造型团队都在忙着卓以的定妆。

    之前,作为英雄的周棋洛造型很快就确定了下来,让造型团队难以抉择的反而是饰演反派的卓以。

    悠然瞅了还在妆造的卓以两眼,她那天在群里尝试性和造型团队描绘了下萨菲罗斯的样子——银色的长发,皮革制铠甲低领,单边的大翅膀。

    既然追求刺激,那就追求到底嘛。

    造型总设计根据悠然的提议在心里寥寥勾划几下,立刻大呼悠然他的灵感缪斯,并热情地鼓励悠然跨界影视造型行业。

    ——被悠然一口回绝。

    一般来说,每次周棋洛看到悠然来探班都会报以十二万分的热情,少年赤诚的就像太阳。毕竟从初见起他就像一只热情的萨摩耶一样,永远轻快地笑着靠近,绕着她转圈,摆出一副“可以和你当朋友吗?”“可以靠近你吗?”的样子。

    但出乎意料的是,周棋洛今天似乎情绪不高,嘴角也微微耷拉着。

    悠然隔空点了点他的脸,比了一个苦相,“怎么了?”

    周棋洛小声嘟囔着,“我上次发微博你为什么什么都不说啊,你明知道是写给你看的。”结果还被猜测是写给粉丝的。

    “stop,我知道是写给我的就够啦,而且上次被拍到之后你大咧咧地微博关注我,沉经纪人特地来找我聊天了。说你突然关注个传过绯闻的圈外的单身年轻女生,粉丝差点暴动。我再和你微博上互动一下,那就是在粉丝雷点蹦迪了,我可不想被你的粉丝再人肉一遍。”

    周棋洛似乎说了两句什么“难道以后要一直藏着掖着……”悠然没听清,耳朵往他那边侧了些,周棋洛直接凑到悠然身边小声吐槽沉远,“沉哥在女孩子面前说我坏话,肯定是居心不良。”

    ……沉经纪人要是知道周棋洛这么说他肯定要大呼冤枉。悠然眼神微妙地游离了下,不意瞥到了刚刚妆造完地卓以。

    他的样子实在有些震撼——银色的长发及至腰间,一双冷淡的薄荷绿眼瞳似乎正看着她,极致剔透、极致清澈,像是极地的冰山让人从感受到了寒冷,却仍旧有种被他一眼就击中心灵的感觉。

    周棋洛张了张嘴,面对着明显在走神悠然却什么也没说出口。

    她在看别人。

    还看得很认真。

    一股郁气直冲脑门,周棋洛干脆一转身,挡在了悠然和卓以视线之间,仗着身高腿长恰到好处地把对方挡了个严严实实,那双蓝色的眸子也毫无遮挡地望向了她,像是盈满了月色的蓝色湖泊,因不满而泛起涟漪,“也看看我嘛薯片小姐!我不好看吗?”

    他说着将那张精致的脸又往悠然面前凑了些,声音也变得楚楚可怜,“不能只看着我吗?”

    悠然一下警觉,拍了下他的肩膀,假装自然地将那张过于靠近地脸往后推了推,咬牙压低了声音,“你干什么呀,会被拍的!”

    “拍就拍、”赌气说出的话不出意料地被女孩来了下打断了,周棋洛略带忧郁地叹了口气,“……我下次会注意的。”凌乱的金发有点炸毛,像是只犯了错的大型金毛犬,恹恹地睁着湿漉漉的眼睛看着她,但绝口不提改正的事。

    ——典型的积极认错,死不悔改。

    说完似乎他也自知理亏,完全不敢对上悠然的视线,堪称躲避球国家一级表演大师。

    悠然瞅了瞅目前周棋洛的样子,然后发自内心地觉得——

    啊……真的好像个流泪猫猫头。

    于是手比脑快地掏出手机拍下了照片。

    周棋洛也没什么反应,只是发现悠然拍了两张照片又去看已经妆造好准备上场的卓以之后神色落寞地低垂下了翩长的眼睫,“他很好看吗?”

    悠然不确定要不要违背良心哄哄周棋洛,吞吞吐吐地回答,“……嗯?”

    “我不好看吗?还是说薯片小姐已经看腻我了?”

    原本悠然还准备昧着良心哄一下周棋洛的,结果他越说表情越不对劲了起来,说到后面俨然一副嫉妒到变形的表情,“你面前也有一个周棋洛需要被关注。”

    “呃……”正当悠然手足无措的时候,Ronan从天而降以剧情改编为由把悠然拉走了,周棋洛也被助理拉去了B组同时进行拍摄。

    “……给反派安个白月光?”她止住将将要出口的好土,默默地用眼神对Ronan示意了下。

    Ronan中文还没到母语那样熟练,直接把刚刚摄影拍的一段给悠然看了。

    画面里卓以和悠然的站位很奇妙,她原本是站在日光中的,但周棋洛为她挡去了大部分灼热的阳光,而卓以一直在阴影处闲散地站着,只是相当偶尔地,会朝她瞥去一眼。

    悠然一边看,Ronan一边用氛围感、张力拉扯之类的给她洗脑,最后一番协商,临危受命的悠然不得不肩负起反派死去的白月光这一临时重任。

    Ronan也迅速将想法和卓以确认了一边,化妆师已经把悠然拉走去了化妆间。

    悠然被按在椅子上化妆的时候,总造型师也来了,“这个角色导演一说我就觉得非你莫属,你看看,就算站在那本身什么都不用做你就是活脱脱的白月光。”

    话是这么说的,但他让悠然足足换了十五套衣服后才定下了服装。

    等悠然走出化妆间的时候,才发现现场已经大不一样了,道具组已经开始了行动。

    阴云将天空笼罩成为夜晚的颜色,云层似乎也被这场暴雨揉碎。

    悠然看着手里薄薄的一张纸,再叁和Ronan确认,“我只用借位露个面就完事了对吧?”

    Ronan比了个OK的动作。

    她深吸一口气,到了Ronan指定的站位,卓以在阴云露出的那一丝光亮中看她,眼眸琉璃似的剔透,一眼就能望见所有的情绪,栩栩如生的黑色翅膀在他身后无害地垂着,只是看一眼就让人觉得有距离感。

    按照剧本那样,她踮起脚向他靠近,这时候他本该低头把这个借位的吻继续,但他似乎无动于衷,只是静静地看着她。踮着的脚有点酸……眼看导演就要喊CUT了,悠然不由有些着急,“你——”

    卓以没有听见她后来说了什么。她没有说出来的机会了。

    他微微倾身吻了她。唇峰相接的触感柔软得不可思议,但唇上那种陌生的温度,就像深海中的暖流,悄无声息地流淌至深处。

    预定好的雨在这时倾盆而下,他身后那双巨大的黑色翅膀展开,试图为她挡去所有风雨,但仍然有水滴顺着落在了她的发间。

    她忍不住睁开了眼——

    男人闭眼专注吻她的模样,在并不明亮的天光下恍惚给人以温柔无限的错觉。

    分开的时候,他们两个都湿透了,人造的这场雨大得不可思议。

    直到这时,Ronan的CUT才姗姗来迟,他看着悠然有些语言又止,最后还是场务先上来把淋雨的两人迎下去换了一身衣服。

    深秋淋上这么一场雨还是太冷了,悠然裹着干毛巾也整个人哆嗦起来,被场务簇拥着去换衣服了。

    卓以跟在她身后一起进了休息室,他整个人都被笼在一片带着欲色的水汽中,濡湿的眼睫低垂着,薄荷绿的眼睛好像盛着片波光粼粼的湖。

    刚刚卓以完全没有按剧本走的事其他人并不清楚,但这位貌美得过分的制作人小姐和大明星周棋洛交情不菲,这是她在剧组出现过几次后整个剧组的认知。

    如果不是人均一份保密协议,说不定早有人把料卖给狗仔了。

    但刚刚两个人的对手戏大家都看到了,此时神色都有些微妙。

    “刚刚、——”悠然刚开口,才看到换了一身衣服出来的卓以没有擦干头发,发丝滴下来的水把他原本干燥的衬衣洇湿了。

    “嗯?”卓以似乎对自己刚刚的行为毫无所觉,还拿出手帕想要擦拭她脸上的水渍。

    悠然偏过头没让他得逞,语气很认真,“你不能不打招呼就这样做。”

    “为什么?”像是不理解一样,卓以问道。明明这是世俗约定俗成的道理,偏偏他的眼眸那么纯粹,让人只消一眼就能看到底,让人清晰地了解他的确不懂。

    “因为我有男朋友,所以刚刚那样不可以。”悠然强调道。

    “是吗?”闻言,卓以思考了会,“那么我不可以吗?男朋友不可以多一个吗?”

    未曾预料过会听到这么离谱的回答,悠然静静地和卓以对视了一会儿,发现对方完全没有羞愧的神色,不由败下阵来,“……不可以。”

    卓以点点头表示理解,转头问起,“那么,情人呢?”

    ???这人的道德感也太出乎意料地稀薄得可怜了吧?

    *

    周棋洛站着休息室外的时候,听到了剧组人的窃窃私语,“……虽然说艺术永远是源于生活高于生活的,真真假假,只有角色自己能够知道吧。”

    他抿起唇,一言不发。看到推门而出的女孩难受地皱着眉,湿哒哒深棕色头发垂在锁骨的位置,更衬得她锁骨白的发光。

    悠然刚走出休息室,忽然走廊另一边的门打开了,猝不及防间,她被人以强硬而又不容拒绝地力度握住了手腕,扯进了一间漆黑的房间里。

    她有些慌张地挣扎,正准备大声呼救,耳畔却忽然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薯片小姐。”周棋洛的声音带着异样的冷硬,但她还是不由放松了起来,“周棋洛?”

    因为眼睛在黑暗中无法视物,她只能模糊感觉到两人此刻大约只有一臂的距离。

    她不明所以地问,“怎么拉我来这里?是有什么事吗?”她好像甚至没有察觉到危险,只是觉得周棋洛攥着自己的手稍微有点用力。

    面前的人好像俯下了身,炽热而缠绵的吐息在她耳畔喷洒,“薯片小姐,怎么可以让他亲你?”

    察觉到他的意图,她下意识偏过头躲闪了下。

    一吻落空。

    “是Ronan跟我说,本来是借位——”

    “本来?那我呢?我为什么不可以?”他的尾音消失在黑暗中,听不见回响。

    察觉到女孩拒绝的太土,周棋洛没有再勉强,他轻颤着睫羽,一吻落在了攥着的掌心。

    面前被他掌控的身躯一颤,她用力推开了周棋洛,摸索着门柄打开门一溜烟就跑掉了。

    ——像只逃跑的小兔子。周棋洛舌尖触到了嘴唇上被她反击咬到的小小伤口,意味不明地“啧”了一声。

    旁边休息室的门似乎刚刚也一同打开,卓以看着女孩远去的身影,神色依然平静而温吞,他步履从容地似乎只是路过这边,开口却是一剑封喉,“她说,她有男朋友了。”卓以偏头看向冷冷盯着他的周棋洛,“你知道是谁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