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照许墨提的建议,悠然将方案修改的几点重新发在了工作群更改,不一会儿方案就改出了好几版,悠然筛选修改后将最终版又发给了恋与大学,并衷心地希望这是最后一版了。

    悠然顺手将抽屉拉开,露出了之前放在里面的蜻蜓眼,有些发愁。戴上吧,又很显眼;不戴吧,总觉得会倒霉……

    “心累……许墨到底是怎么做到总是不睡觉的?昨晚他——”也没睡吧几个字被一旁忽然出现的身影硬生生吓得憋了回去。

    “昨晚谁什么?”清冽的声音从窗边响起,白起站在阳台上,高大的身影一下挡掉了大半的阳光。

    白起一手搭住颈侧,喉结滚动,抻了两下脖子,居高临下地看着她,隐匿于阴影中的鎏金色眼眸注视着悠然,脸上似笑非笑。

    “白、白起。”此时此刻,此情此景,悠然恨不得自己立时晕过去,或是穿越回一分钟之前敲晕那个自言自语的自己。

    “嗯,你刚刚在说谁?”白起扫了眼她脖颈上新出现的项链,向她的方向又走了两步,神色透露出一丝危险的气息,身高差投下的阴影让悠然忍不住带上几分闪避。

    悠然顾左右而言他,“呃,你怎么来这里的呀?”

    “你不回家,我当然要来看看。”风从窗台争先恐后地灌进来,似乎彰示着主人不平静的心情,悠然低着的下颌被白起抬起,半强迫性地看向他的眼睛,“我有那么可怕吗?看着我说。”

    悠然骤然还有些委屈,不过这次倒是学会了说一部分保留一部分,“我又不是故意的,我报备过了!我之前不是说了吗,有个项目和恋语卫视合作的,这几天一直连轴加班来着……呜,你凶我。”

    白起也不打断她,就用一种静静地看她狡辩地姿态站在那,没一会儿悠然就在他的视线里彻底没声了,像个鸵鸟一样把脑袋埋进抱枕里逃避现实。

    她这个样子,白起明显有些手足无措了起来,气势也随之低落了下去,“我没有凶你,我只是……”他目光一凝,看到了桌面上的合照,拉开了话题,“这是你小时候的照片?”

    悠然抬起脸,用抱枕挡住大半张脸,只露出那双水汪汪的棕眸,“嗯,是很久以前和爸爸照的了。”

    “你那时候看起来很瘦弱。”白起没再在照片上纠结,似乎只是随口一提,“现在工作处理完了?”

    她弱弱地举起手,敬了个很不标准地礼,“Yes,sir.”

    白起轻轻拍了下她的脑袋,将她放在抱枕上的手牵起,没再继续吓她,“还有什么事想做的吗?”

    “唔……好像没有、对了,难得你也有空,今天我做饭吧。”悠然看他没有要继续追究的样子,一下活过来,“我们先去超市买点食材?”

    “好,听你的。”白起扬起嘴角,点了点头。

    虽然一开始是打着买食材的主意,不过一进超市没多久悠然眼睛就飘到了茶饮区,看着悠然手里那箱的奶茶,白起皱起眉,“喝完你晚上又会睡不着的。”

    “可是我想喝……我保证每天只喝一杯。”她咬着唇,抱着白起一只手臂,露出了可怜兮兮的表情。

    很显然,白警官的冷漠在悠然的可爱面前不堪一击,最后也只能妥协地看着购物车里多了两厢奶茶。

    看着货架上目不暇接的蔬果,悠然一下也想不到该做些什么好,“对了白起,你有什么想吃的吗?”

    一遇上悠然就决策力为零的白起:“我不挑,按你想吃的来买就行。”

    悠然选择困难地想了想自己熟练掌握的菜谱,去挑了几个番茄、洋葱、胡萝卜、土豆,拿了一盒牛腩和排骨,又去冷冻柜那里拿了些黄油。

    “应该够了吧?”她有些不确定地看向白起,白起点了点头,“嗯,差不多了。走吧。”

    虽然是悠然主动请缨要做饭,但是白起看着开放式厨房里悠然红着眼睛、不甚娴熟地切洋葱的样子实在有些胆战心惊,“备菜就交给我吧。”

    悠然把刀放下后下意识要揉揉有些被辣到的眼睛,被白起按住了,“刚刚切完洋葱,不要揉眼睛,先去洗个手,我来处理这些就好。”

    于是悠然需要做的就只剩按着食谱上一样一样往锅里加东西就行。

    她最先做的是罗宋汤,这个是堪称手残都能学会的料理。

    冷水下锅,放入牛腩,焯水后捞起,锅热后放入黄油,加蔬菜一起炒,加入牛肉和水一起煮,煮沸后转小火,锅里红通通的汤咕咕地冒起了泡。

    下一道菜就是炖排骨了,这道菜是之前悠然看热搜上收藏的,说是简单又容易上手的菜。

    将所有食材加入后,按照食谱上说的小火炖15分钟,悠然调了个定时闹钟,把火开到只剩一簇火苗,就把注意力转向了隔壁还在炖煮的罗宋汤。

    她拉开碗柜,拿出了两个碗,把罗宋汤的火熄灭,拿勺子舀了两碗汤,又去翻隔热手套。

    白起从她身后伸手,仿佛感觉不到烫一样径直将两碗汤拿在手上端到了餐桌上。

    悠然有些犹疑地看着白起的手,“不烫吗?”

    “我还好,不是很烫。”白起回答完,似乎察觉到了什么不对,“好像有什么东西烧糊了……”

    “啊,我的菜!”悠然急急忙忙冲向了厨房,很显然,一道菜肴的用量和火的控制是多变的,营销号的菜谱最精彩的永远只有它的标题。

    悠然揭开盖子,看了眼锅里已经散发出糊味的菜,沮丧地关掉了火,“抱歉……我好像搞砸了,要不,我们还是出去吃吧。”

    看到她情绪低落的样子,白起尝了口碗里的罗宋汤,“我觉得做得很好吃,就算这次不成功也没关系,我可以陪你继续练习其他的菜。”

    见她水眸潋滟,白起又马上补充:“不过以后,我也可以帮忙做饭。”

    *

    吃完饭后,白起有些临时的工作,每次去地下室,悠然神色都会很微妙。

    “谁会在书架后面修一个连通地下室的电梯啊?”对此,悠然忍不住吐槽。

    他一边听着耳机里同事的汇报,手上耐心地给她剥了刚刚路上顺手买的热腾腾的栗子,秋天总有很多小摊贩出来卖糖炒栗子的。

    然后将她递过来的喝不完的奶茶喝掉。

    悠然像个无尾熊一样被他抱着靠在他怀里,脚不沾地转着刚刚从窗户飘进来的银杏叶。

    “……我知道了。”那头,白起已经干脆利落地结束了工作,将有些犯困的女孩径直抱起走向了沙发,让她枕着自己的腿躺下。

    落地窗的玻璃上投射着两道身影。

    悠然用手里的银杏叶碰了下似乎有些出神的白起,“在想什么?”

    白起定定地看着她,“想……一直这样和你在一起。”

    热意从耳畔一直蔓延到脸上,她轻轻的,但坚定地回应他,“我也想一直和你在一起。”悠然抬眼正好能看到白起明显而利落的下颚线。

    因为是在家里,他只穿着简单的黑色T恤,所以能很轻易地看到他锁骨处那道明显的伤疤。不难看,甚至给他的俊美之中添了一丝战损的破碎,但她的手还是下意识轻轻地在他锁骨处碰了下,被他很快反应过来握在了掌中,然后她的手被带着贴在了他的脸侧,像是知道她要问什么似的,他低声说道,“很久以前的伤了,没事,都过去了。”

    一个轻柔的吻落在了她的手心,抚平她乍起的情绪。像是伤痕累累的凶兽寻找到了属于他的避风港,凭空便多出了几分柔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