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早上最高兴的事莫过于收到考古系那边通过拍摄方案的反馈了,悠然伸了个懒腰,对分割成好几个视频方框的电脑屏幕那头加班加点到现在的同事们真诚地说,“大家辛苦啦,  这两天就一起放个假吧,之后拍摄就又得忙起来了。”

    视频对面的韩野垂着头趴到了桌上,他这次要肩负后勤布景,大家都放假了,他还不能放假,得去跟场地。

    悠然笑意盎然,对韩野比了个加油的动作,“加油哦韩野,白起也让我跟你打气呢。”

    韩野面如菜色地关掉了摄像头。

    戏弄完韩野,悠然忍不住哼着歌拿起手机准备点个外卖,结果一拿起被她搁置一旁的手机,悠然就变了脸色。

    刚刚应该是在工作时候没留意,手机不小心碰到了哪里,不知怎么的打开了和李泽言的聊天,聊天框显示出一小时前的消息:你戳了戳李泽言要抱抱。

    那头言简意赅地发来叁个字,什么事?

    过了一会后,可能是看她一直没回,李泽言竟然发了个表情包过来。

    是一个可爱的猫猫脸问号。

    悠然看着李泽言发来的猫猫表情包陷入沉思。

    她好像没有这个表情包,所以还有哪位勇士胆子这么大给李泽言发表情包?魏谦?

    没等悠然想明白,李泽言的耐心似乎先一步告罄,直接一个电话打了过来,悠然手一抖,不小心按在了红色的挂断的按键上。

    等看到通话界面消失之后,她才慢半拍地反应过来,她刚刚好像直接挂了李泽言的电话……

    悠然倒吸了口凉气,用看定时炸弹的目光看向手机。

    大概过了2分钟,手机再次震动,看到来电显示,悠然深吸一口气,认命地接起了电话,“……你好,我暂时无法接通你的电话,请在滴声后留言,我会尽快回复你的来电。”

    电话那头李泽言快被她气笑了,他无视了她的小把戏,简明扼要地直入主题:“你挂我电话?”

    悠然痛苦地闭上眼睛开启道歉模式,“对不起!我刚刚手机是不小心碰到的,或者是你当我手滑了也行,李总不要撤资!我下次再也不敢挂你电话了!”

    “……我想不出有几件你不敢做的事。”电话那头静默了片刻,李泽言似乎叹了口气,他好像处在一个格外空旷的空间,连话筒里的声音都隐约有回音,“后天我回国,你……算了,你后天来华锐,当面汇报这个月的工作。”

    “好……”她有气无力地答道。

    *

    到李泽言回国的这天,悠然磨磨蹭蹭地走下楼,心里还在吐槽果然是越成功的人越努力,连李泽言都要出差回来一下飞机就马不停蹄地听工作汇报,你还有什么理由不努力?

    手机微微震响,悠然接起前扫了眼屏幕,是李泽言,他一开口就直入主题,“你还在公司吗?”

    悠然原本在手袋中找自己的公交卡的动作一顿,不确定这是不是催促的意思,“我刚下楼,正准备过去华锐了。”

    悠然寻思着自己要不还是打车过去好了,就听见话筒对面一声“——抬头。”

    悠然依言抬头,黑色的迈巴赫停在大厦外的临时停车道上,驾驶座车窗半降,只能隐约看见男人遥遥看过来的英挺冷漠的半张脸,看起来简直英俊得不太像真人,像是电脑才能合成的人类想象中极致的建模脸。

    “上车。”李泽言在电话中说完这两个字便挂了电话,悠然往前走了两步,又小跑着到了车旁,顺着打开的副驾驶的位置坐进了车里。

    车里正放着悠扬的古典钢琴曲,车尾玻璃的挡板被李泽言升起,车门也关上后,整个车内都显得有些过于幽暗,只有车内零星幽微的氛围灯发出了些亮光,李泽言眉宇间有些淡淡的疲惫,见她坐下淡淡地提醒了句,“安全带。”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这么近距离看李泽言反而没有了刚刚远远看着他时感受到的冷漠疏离。

    他漆黑的睫毛低着,注视后视镜启动了车辆。虽然刚刚才从飞机上下来,但他身上穿的笔挺的西装依旧一丝不苟,似乎是为了方便开车,袖口折起,露出了小臂流畅的肌肉线条。

    悠然悻悻地拉过安全带卡住,拿起手机看了眼群里发的电影的宣传方案,居然是沉远在发周棋洛要和罗嘉一起上恋综的通告……

    打开自动驾驶后,李泽言望向进入车后就一直低着头的悠然,“不想再晕车的话,就不要在车上玩手机。”长途的飞行让李泽言也难免眉宇间带上了几分疲惫,还有些风尘仆仆的感觉,越发显得整个人面无表情。

    悠然辩驳道,“玩手机可以分散注意力,这样我就能忘记晕车这件事了。”

    男人深如清潭一样的视线扫过来,棱角分明的五官似乎更沉郁了些,语气不明,“是吗,在和谁聊天?”

    “恋语卫视的总监LEO,他邀请我作为舞伴一起参加百娱公司的慈善晚会。”悠然一边回消息随口答道。

    李泽言的目光穿过流动的光与暗的分界线落到她身上,眸中仿佛结了一层薄薄得冰,嗓音沁着凉意:“明明有更合适的人选,为什么要当他的舞伴。”

    “只有他邀请了我嘛……而且正好又是在合作期间。”悠然被这突如其来的寒意刺了下,不明所以地望向一旁的李泽言,他嘴角微微下撇着,昭示着此刻情绪不佳。

    “你倒是来者不拒。”秾酽天色下,他的眉眼低着,“这么说,任何合作伙伴的邀请你作为舞伴,你都会考虑吗?”

    悠然瞅了眼李泽言黑沉沉的脸色,畏惧地往车门边上靠了下,然后摇了摇头,“也没有……”

    李泽言倾身,骤然拉近的距离加深了他自带的侵略感,“华锐不应该是你最大的合作伙伴吗?”

    “话是这么说……”

    悠然不确定自己的脸有没有红起来,但李泽言心情似乎肉眼可见地好了起来,他拍了拍她的脑袋,音色很低,“好了,后天我去接你。现在,除了我……和你即将要汇报的工作,什么都不要想。”

    *

    刚进华锐,李泽言就在项目部门那里被绊住了,悠然抱着他的外套先一步上到了总裁办公室。

    走廊里魏谦迎面看到悠然,下意识露出了苦大仇深的表情,“你又来工作汇报了啊?”

    ???打工人何必为难打工人,要是能摸鱼谁不想啊?

    悠然学着李泽言的样子板起脸,“给你一分钟的时间重新组织语言,李泽言可是和我一起过来的。”

    魏谦未说出口的话瞬间被憋了回去。

    狐假虎威成功的悠然雀跃的心情停止在李泽言一脸生人勿近地回到办公室为止。

    那张倨傲冷峻的脸上眉头紧锁,李泽言按亮了电脑屏幕,抽空对她说了句,“可以开始了。”

    结果悠然刚开口没说两句,李泽言的电话就响了起来,他简洁明了地向对方下达指令之后,示意悠然继续。

    悠然硬着头皮继续汇报下去,“所以下一阶段我们会以……”

    办公室的门忽地被敲响,“总裁,和远山集团合同拟定出来了。”

    “进。”

    得到回应后,魏谦带着一位穿着干练的女士走进了总裁办公室,这位女士悠然之前在签署对赌协议的时候见过,是华锐的法务总监。

    她抱着一迭文件,步履快速而从容,但在看到悠然的时候将要说出口的话却顿了顿,李泽言注意到法务总监的眼神,淡声道,“她没关系。”

    又转向悠然,“等我下。”这句话成功阻止了悠然准备溜出总裁办公室的行为。

    但现下也没她什么事,她坐到了一旁的会客沙发上发起呆来,旁边的谈话自动在她脑海里过滤。刚刚汇报的时候,她敏锐地扫到了李泽言桌面上反扣着的一张名片,一个S的标志,字母的尾端像是锋利的刀刃。

    BLACK  SWAN……

    她当时几乎是强行定了定神,好悬没让李泽言看出自己的异样。

    原来这么早李泽言就和他们有了交集吗。

    等到络绎不绝的来找李泽言的各种人或公务告一段落后,悠然透过办公室的落地窗看向外面,太阳已经落下,华灯初上的恋语市看起来繁荣程度甚至比白天更胜。

    悠然瞄了眼正捏着眉心的李泽言,“李总,我今天还要汇报吗?”

    “……抱歉,让你等久了。”他起身,拿下衣帽架上的外套,“走吧,先去吃饭。不然等会汇报砸了某人又有新的借口了。”

    “好耶!”女孩借着他伸过去的手站起来,像是小鸟抖擞羽毛一样晃晃脑袋,期待地看向他,那双还有些天真的纯洁无暇的眼睛里盛着一整个他。

    李泽言的视线久久没有移开,“笑得傻里傻气的。”口吻嫌弃,眼睛里却慢慢浮上了笑意。

    “有什么想去的餐厅吗?”

    悠然一时半会真的没想起有什么适合李泽言用餐的餐厅:“souvenir?”

    李泽言挑眉,“你还嫌我今天不够忙?”

    对哦……明明这么忙这么累还要抽空带自己吃饭,悠然为自己刚刚的提议有些愧疚,“那还是你来定吧,我都不挑的。辛苦总裁大人啦。”

    “这种奉承话你还是留给其他人吧。”一声似有若无的低叹掠过悠然耳畔,李泽言摩挲了下手里一截细腻微凉的手腕,然后手指滑下,与她十指相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