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悠然一时没说话,周棋洛扯开了话题,“说起来薯片小姐,你都不知道,电影里有好几场大夜戏,那个时候空气好像都是咖啡味的,Ronan导演可严格了。”

    悠然愣了下,温柔地望向他,“那你喜欢吗?这个剧本?”

    那张过分好看的脸在沉沉的夜色中带上了晦暗,他说,“很喜欢,就是结局有些遗憾。”

    但两人的对话没有再继续,没一会儿节目组用天音呼叫悠然去做单采了。

    悠然被PD带进采播间,节目组一上来抛出的问题就很犀利,“会觉得节目里有比现在CP和自己更适配的男嘉宾吗?”

    她斟酌了下,“老实说,这个问题听起来是造谣的范围了。”

    采访她的工作人员也忍俊不禁,“那有在节目里遇到喜欢的类型吗?”

    “喜欢的类型……要遇到喜欢的才知道,对吧?”悠然看了下时间,转头对节目组说,“说起来,这个节目我还来得及追加投资吗?”

    采播间一片笑声,“不可以哦。”

    直播间的观众就有点笑不出来了。

    [刚刚棋洛在说啥是我们vip不能听的?]

    [天,小周不是表白了吧?]

    [女一,有一点极限拉扯的废话文学功底在身上的,不出道可惜了]

    [听君一席话,如听一席话]

    单采结束,悠然回房间的路上想了下今天的比赛结果,骤然有些窒息。

    悠然进门的时候,周棋洛和卓以一人一边站着,罗嘉在阳台上打电话,她抱着枕头,对上了两双忽然抬起的虎视眈眈的眼睛。

    她犹豫了一会儿,飞速跑去了罗嘉旁边的那张床放下了枕头。卓以正好站在旁边,得以从容地选择了悠然另一边的床。

    周棋洛看着悠然对角线的床位,湛蓝色的眼睛中透露着百无聊赖,把手上提着的行李放下,嘴上还有些不甘愿,“还真是好运气。”

    悠然整理好行李,抬头看到周棋洛放在床上的小熊,没忍住眼神飘了过去,周棋洛注意到她的眼神,炫耀一样地举起,“很可爱吧?”

    悠然点了点头,下一秒怀里就被塞了个毛绒绒的小熊。

    “我家里有一只金毛,叫苹果箱,下次可以带薯片小姐去看看它,也是毛茸茸的。”周棋洛的声音像是粘稠的蜂蜜,将她整个人包裹在里面,带着甩不掉的甜香。

    看到女孩将小熊抱在胸前,他的每个字都带上少年人特有的热忱,“我相信,苹果箱一定也和我一样喜欢……会喜欢薯片小姐的。”

    这几乎是在当面挑衅,但卓以却只是仿佛事不关己一样看了下周棋洛,低下头写手里的琴谱,看起来温柔又疏离。

    悠然似乎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头笑了,罗嘉正好从阳台进来,看到他们叁人地神态,挑起了好看的眉,随后不客气地看着睡在隔壁床的悠然,“你是粘人精吗?我睡在哪都能看到你?”

    悠然把小熊放到周棋洛床上,不好意思地对她嘿嘿笑了下,罗嘉瞪了她一眼,又看到悠然另一边坐着的卓以,“你要不要睡里面,我早上起得早,可能会吵到你。”

    罗嘉睡的地方对床就是周棋洛,悠然想了想,还是艰难地拒绝了,“不用了。”

    罗嘉无所谓地耸肩,“行,你决定就好。”

    因为白天的忙碌,大家今晚都睡得很早,十点钟整个别墅都暗了下来。

    半个小时,一个小时,两个小时,直到万籁俱寂,悠然还睁着眼睛。她看着天花板,没由来的烦躁,让她没有一丝睡意。

    旁边的床忽然响起了布料摩擦的窸窸窣窣声。

    有人往她的方向靠近了些,低沉的男声在她耳畔响起,“需要我帮你吗?”

    他人浅浅的呼吸就像一片轻柔的羽毛,痒痒的,悠然下意识捂了下自己的耳朵,屏息着翻过身,与睡在旁边的卓以对视。

    黑暗里看不起他的脸,她用气音问,“你要怎么帮我?”

    卓以伸出手,拉过她放在被子外的手,在她的手心画了个∞。

    悠然抿着唇一骨碌坐了起来,呆了会儿,借着照进房间内不算明亮的月光,终于看清了卓以正支着脑袋看她。

    他眼窝很深,睫毛浓密到令人羡慕,清澈抓人的薄荷绿眼睛正看着她,眼尾微微上翘,却没有西方人那种强烈的攻击性,如同教堂里的圣子画像一样,带着强烈的疏离与悲悯。

    今夜的卓以似乎格外地好看,就像是为了得到雌鸟青睐拼命展示自己鲜艳羽毛的求偶期雄鸟。

    卓以手肘撑在床上起身,半跪在她的床头,向她伸出手。他的手掌很大,手指修长,骨节分明,她的手放上去后,甚至感觉到了他手腕微微凸起的血管,以及脉搏稳健有力的跳动。

    卓以将她拉起,牵着她走出了房间。

    直到细碎的说话声消失,紧接着脚步声也越来越远后,房间里原本紧闭的眼睛,露出一丝湛蓝的光。

    湛然如海的眼睛里没有一丝睡意,周棋洛起身,轻手轻脚地从行李箱抽出了微型电脑,摆弄几下展开了薄薄的键盘,他的手指仿佛弹琴一样灵活地敲下一长串代码。

    很快,电脑上出现了一个杂乱无章的画面——整个屏幕上,都是被荆棘缠绕的∞的符号。

    周棋洛皱起眉。

    他们一路寂然无声地来到了天台上,其他人都睡了,周围的环境静悄悄的。

    悠然忍不住看向一旁的卓以。

    他漂亮的银色头发因为没有特地打理,现下正在空中飞舞,那双绿宝石般的眼睛正直视她有些失神的褐瞳。

    她回过神,结结巴巴地说,“那个,我不需要你帮忙……我自己也可以的。”

    卓以很认真地看着悠然,她整个人浸润在灯光下,五官是东方人特有的精雕细琢的美丽,在莹莹的月光下自带柔和的光晕,像是老式电影里才会出现的人物。

    明明看起来那么柔弱,只是说出来的话却又很倔强。

    卓以自然而然地伸手为她撩起被风吹到脸侧的碍事的长发,她转了过来看他,两人挨得很近,他温热的鼻息落到她的面颊上,“你在害怕什么?”

    “我没怕。”语气里甚至带着几分少女一样的天真。

    卓以没有生气,神色一如既往地充满着距离感的平静。他的想法总是深藏冰川之下,面上所透露地不过冰山一角,让人始终看不透。

    他看向了她身后地自动售卖机,走过去审视了下里面售卖的饮料,纠结半响才在在冰奶茶上按了两下,随后动作熟稔地拿出手机,对准了二维码。

    【支付超时,请重新扫码】

    那双薄荷绿的眼睛有些讶异地睁大了,有些苦恼地又扫了一遍付款码,但机器仍然只重复着支付超时那句话。

    在卓以第叁次尝试付款操作的时候,悠然终于走过来,不客气地把他挤开,用自己的支付软件扫了下付款码。

    看到取货口掉下来的两罐奶茶后,她才忍不住吐槽,“怎么会有现代人用相机扫二维码啊?还有,大晚上的喝奶茶,你不准备睡觉了吗?”

    话音刚落,一罐冰奶茶被递到了她的面前,卓以眉宇笼上一层淡淡的忧郁,“我看别人都是这么做的。本来想请你喝奶茶的。”

    “我请你也没什么两样。”悠然接过奶茶,不小心碰到了他的手指,才发现卓以的指尖温度几乎和奶茶一样冰,她下意识脱口而出,“你的手好冷。”

    卓以抿了一口冰奶茶,对此闭口不谈,只温柔又从容地和她介绍一样,“奶茶冰的一些好喝。听说甜的东西会让人心情好,你要不要也试一下。”

    “谢谢,但我今晚还想睡,我还是明天早上再喝吧。”

    卓以淡淡地笑了下,“你不想知道black  cabin吗?我猜,你在找前往高维世界的入口。”

    “!!”

    他伸手拂过她的额头,冰凉的指尖让她一个激灵,“如果处在同一维度的世界,那么无论哪个世界,都不会有太大的差别。”

    眼前棕发的女孩,即使没有化妆,她也很漂亮,漂亮得让人忍不住想要去触碰。

    当她惊惶地望向他时,似乎有微光穿透他的心脏。

    卓以看着她,一时之间忘了自己要说的话。

    像是在一片荒芜的原野中踯躅独行后,却忽然看见一束照亮长夜的月光。

    “你可以相信我,但如果你还在迷茫……那我会为你做出选择。”卓以纤长细密的睫羽垂下,掩盖住眼中愈发泛起波澜的情绪,接着他缓缓地俯下身,柔顺的银丝随着他的动作将两人此刻的面容给半遮半掩住。他们的距离,此刻不过一步之遥。

    直到天台的门再次被推开。

    “你们俩大晚上在这说什么悄悄话呢。”周棋洛目光落在她们交握的双手。

    他尽力保持着自己活泼的音调,一边强行压抑住在内心翻涌不休的妒忌,将手里薄薄的外套搭在悠然的肩上,习惯性地带上微笑,尽量柔和地措词,“风这么大,会着凉的。”

    悠然垂下眸,“……我要先回去了。”

    在她擦肩而过地瞬间,周棋洛眼神一黯,他垂下头,眼睫挡住眼里的情绪。

    *

    第二天早餐后,节目组公布了新一期的游戏规则。

    悠然拿着没喝完的奶茶和众人一起去偏厅看节目组给的任务。

    周棋洛看着偏厅的屏幕一边念道:“双人俯卧撑。女嘉宾需要坐在男嘉宾背上,在这个状态下1分钟内做俯卧撑最多的男嘉宾所在组将获得胜利,胜利的组会自动获得接下来游戏中节目提供的道具,还会有豪华火锅。另外,本次比赛不得放弃。”

    大家面面相觑,罗嘉放下手里的咖啡吐槽了句,“好土。”

    很快节目工作人员拖来了叁块瑜伽垫,手拿着计时器向其他人示意,卓以转了转手腕,将衬衣的袖子拉高,第一个俯下身,示意悠然坐上来。

    悠然左右看看,把手里奶茶放到了茶几上,又把身上的项链发饰什么都脱了,秦碧玉在旁边看她动作笑弯了腰,“你不如直接坐上去呢,他都在那撑了会儿了,你那点首饰才多重啊。”

    悠然吐了口气,颤颤巍巍地坐到了卓以腰上,他脸上神情不变,好像没感觉到骤增的重量,甚至还提醒了句,“你可以扶着我的肩膀。”

    一开始悠然还没反应过来,直到比赛开始之后,她被颠得差点摔下来才明白卓以刚刚的意思,但她即使扶着卓以的肩膀也重心不稳,一直要摔不摔的。

    卓以干脆单手支撑着地板,另一只手扶着她,他手臂线条流畅,尤其是每一次俯身动作带动手臂肌肉都会紧绷起来,显得十分结实有力。

    “好,时间到,男嘉宾们都很卖力啊,那让我们看看各组男嘉宾们都做了多少个。”

    一听到MC的话,悠然立刻站起来,还很担心地伸手把卓以拉起来,“你没事吧?”

    卓以摇头,被汗水打湿的银白短发贴在他脸颊上,虽然形容有几分狼狈,但依旧无法掩盖他的俊美,他安静地站在一旁等MC报出的结果。

    节目MC看了下叁组的统计结果,“一组的俯卧撑个数是68个,二组65个,叁组是75个,让我们恭喜周棋洛,在下一回合的游戏里,第叁组嘉宾将得到辅助道具。火锅等会就会送过来。”

    “谢谢。”周棋洛甩了甩金灿灿的短发,他站的位置正好整个人都沐浴在秋日的阳光里,极具冲击力的精致五官反衬着太阳的光线,闪烁着光芒。

    薄汗让他身上的衬衫变得有些透明,能看到底下优越的肌肉线条,很有清透干净小奶狗的感觉

    [洛洛牛逼!!]

    [棋洛小奶狗好像真的支棱起来了]

    [我们洛才不奶,他很大的好吗?]

    [???我当场化身叮当猫]

    悠然看向卓以,他的表情倒是看不出对这个结果甘心还是不甘心,侧脸线条干净利落,细长柔和的眉眼冲淡了高鼻深目自带的凌厉,如今看起来倒不像是雕像了。

    毕竟刚刚是因为她卓以后半程才单手做俯卧撑的,悠然迟疑了会,“你要我帮你按按肩膀吗?”

    浅碧的眼眸停在她身上片刻,卓以毫不犹豫地点头了。

    结果临到头悠然开始尴尬了,按摩的地点成了个大问题,如果在客厅,势必会被其他人围观……但进房间,似乎又不大好。

    她沉思片刻,把卓以按在沙发上,“你等我一下。”便小跑着上楼了。

    卓以才坐下没多久,就看到她拿着个什么东西冲了过来,悠然站在他身后,一手拿着按摩捶一手点开手机里当时购买记录看说明书,“每天敲打十分钟缓解疲劳……”

    迅速看完后她向卓以寻求意见,“你是脖子累还是肩膀也累?或者两个地方我各敲个5分钟?”

    卓以沉默片刻,似乎是叹了口气,“按你喜欢的来就行。”

    [笑死我了,女一拿出推背捶的时候我真的崩不住了]

    [好像在敲木鱼啊救大命]

    [我想象中的按摩:身体接触,氛围感,性张力

    实际上的按摩:敲木鱼]

    悠然这头卖力地敲背,另一头节目组提供的火锅也到了,还额外赠送了两个椰子。

    周棋洛走过来本来想叫他们吃饭,正好看到卓以将手搭在悠然肩膀上。

    他看着搁在悠然肩膀上的手,下颌紧绷,情绪有些低,直至卓以有所觉察地看过来,周棋洛才面无表情地移开了视线,“火锅到了,去吃点东西吧。”